跌跌撞撞,你是慷慨的光

教资




昨天五点一阵的紧张,然后查成绩信息也查不到,就去买了个煎饼吃了。

昨晚突然打开QQ几十条短信瞬间涌了出来,才发现原来成绩已经出了,那时不再像五点一样激动了,手一抖进去,合格。

不敢相信

接着就是疯狂发消息,告诉他们,我过了。

早上学姐告诉我,其实有资格证也没什么。

不是没什么。

那天,我强撑一路的微笑,那天下车,我连梅子酒都买不到,那天,我出发之前自以为穿的是最好看的衣服,回来的时候,只觉得灰头土脸。还是那天,洗着澡的时候觉得眼睛涩涩的,想哭哭不出来。

那天过后,我妈妈问起来的时候我面试怎么样的时候,我很心虚地回,能不能不要问这个了。

室友还有学姐问我考得怎么样的时候,我还是会告诉他们,我太辣鸡了,我不行。

合格证对自己来说或许并没有多factual的作用,可是我起码不用为这个再操心了,不用再经历一次恐慌,一片白茫茫的水汽看着行驶过来的列车毫无作为,动都动不了。也是一个信心,这个过了,还有什么呢?我最害怕的一项啊。

这一年以来,自己一直都很胆小,普通话过不了,驾照过不了,教资笔试过不了,大学生英语水平考试过不了,六级口语甚至没有勇气去考,几乎磨掉了所有的锐气,不敢站在舞台上,享受灯光,喜欢一个人在南苑超市到宿舍的那条黑黑的路上,插着耳机听着胡夏悲伤的声音。

上次回寝室的时候,桌子上摆着一张普通话资格证书,二甲,原来自己只要展开嘴大声说话就可以做到。

面试的时候,讲着讲着,越来越有意思,原来讲台的感觉只要熟练了,我真的可以完全放开,讲自己的想法。

口语考试之前,我每次蹲在鹅卵石那片玻璃地上,觉得好难,觉得自己说不出来,其实就算没有搭档,准备不好,我还是勇敢去尝试了。

明年大四,我啊,想去考一次历史,面试一次历史,我喜欢历史啊。原来我真的是可以的。



评论
© Sherer日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