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ibel徐倩de日记

跌跌撞撞,你是慷慨的光

秋天的小情歌

1

临近上课的时候,在图书馆窝了一个中午的千曼来到了教室的门前。

千曼慢慢地刷了卡,在旁边看着从教室出来的一群人在那讨论。

“能刷上卡吗?”教室里出来了老师。

千曼轻轻地看了一眼,走到另一个刷卡机边上刷了一下,忽视掉了后面的“哎.....”的声音。

这个声音她很熟悉,在她一年前“悄咪咪”地从前面假装老师会放过自己的时候,毫无意外地从讲台传来的声音。

“哎~你是许千曼是吧!”

于是,乖乖地到讲台前站定。

十分不好意思地讲述了迟到的理由:“老师.....那个....我刚刚把英语课和古汉课弄混了......”

自己不好意思的捂着额角的千曼听到了从头上传来的笑声,后被说道了一番,红着脸找了个位置赶紧坐下了。

有时候,千曼想着,这个人,怎么笑点这样低呢。可是总是有一个想法默默地冒了出来,那是一个暗暗的小恶魔,戳着小叉子,像切原一样。——她喜看网球王子。

尤其喜欢里面的不二周助,那时候是还不懂得男朋友概念的初中。或许是因为姐姐的一道选择题。

“你选择了帽子呀!”姐姐皱着眉头,仿佛在做什么样的庄严神圣的大事,报出了答案:“嗨呀,你的王子是不二周助呀。”

千曼在一旁的竹席上,什么也没说,只问了,“姐姐,你呢?”

可是那时候千曼回过神来想的时候,暗暗地问自己怎么可以选的不是龙马呢?

后来的千曼,喜欢夏洛克,夏洛克与华生在结婚前夜醉酒的时候朦朦胧胧地说过:美是基于儿时的情感体验......

醉酒人的话是不是可以当真呢?或许应该吧,世界上总有那么多人用酒胡言来安慰自己刹不住的嘴巴吐出来的一些无法挽回的话。

不二,是很温柔斯文的,他悄悄地使坏。

这位江老师呢?也很斯文,不过千曼真找不到他的坏。或许还是因为不了解。

远离产生了喜欢,接近让喜欢更深一分。

可是千曼从来不会表现出来,她是足够敏感的孩子,怕控制不了翩翩的思想,又想着别的什么,又是足够被动的孩子,想做什么,从来不会做就是了。

她总是足够克制,能管理好自己的视线,上课不让它乱瞟,怕被看见自己的小心思。

好似刚刚对上了眼,千曼能够毫无波动地抽离。

“大家不要以为楚文字就是楚国的文字哈,这还包括了受楚国影响的文字......”

台上的江衡还在激昂地上课,千曼是撑不住了,中午没睡觉的感受是真不好,悄悄地...悄悄地睡一觉?

意识快于动作的控制。

眯了几秒的千曼还是醒了。

她还是无比庆幸自己没有为美色所迷,希望引起江老师的注意,从而选择前排位置滴。也庆幸自己选了一个前面还有同学挡着的位置。引不起注意就好~

可是谁又知道是不是另一种引起注意的方法嘞。

千曼窃喜江老师还是足够宽松的,也足够关爱学生。

 

 

2

千曼最近不敢看洛枳的故事了。橘生淮南是一部永远被放在阅读书架最前的书。

以前看的时候,会觉得他们才华横溢,自己也要成为那样的美丽又骄傲的姑娘,两年过去了,与现实对比之后,才发现自己那么卑微,爱情都是那些无比骄傲的姑娘才值得拥有的。

这么垃圾的自己,在台上连话都不敢说的自己,千曼从来都不敢想自己有什么资本可以被看上。这些可怜的资本在千曼的脑海里盘旋的时候,一只手就能捯饬个遍。

他如同千曼绝望而孤独的人生里的灯塔,指引着千曼这艘迷失掉的航船,还用一不小心的姿态成为了千曼的两年大学生活中航标。

千曼忘不掉,放不掉。

只是有时候会贪贪地假想着某人的风衣的温度。然后在路上轻轻地笑出声,偶尔意识到有些刺眼的时候,抬头看一看才意识到原来今天的天空是蔚蓝色的,澄澈无比。阳光透过银杏树叶的颜色透出了秋天所有的温暖。然后被银杏拉回现实,傻瓜啊,那是只存在于想象中的爱情啊,一遇到现实的光亮,会被立马打回原形。千曼是千曼,他还是他。即使是暗恋,也要毫不留恋地割舍掉。

“我一直很喜欢一个人,”千曼很多次在自己的手机的备忘录里很慎重地打下这些字,很多次。“只是今早起床下楼梯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该放弃了。”这是第一次千曼告诉自己要放弃。

千曼不是阿申巴赫,遇到了她的少年,会在尝试放弃之后又打消掉自己原本想放弃的想法,然后积极靠近那个让他傻笑的塔齐奥。千曼的放弃是彻底的回避,本就没有什么交集的两个人,由千曼来亲手掐断超出生长界限的苗芽,再简单不过。后来的马列文论的课上,千曼上课开心地笑,下课才敢哭出来的时候,才明白她原来对自己那么残忍。

“你知道,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我会给你怀抱。受不了,看见你背影来到,写下我度日如年难捱的离骚。”这首歌明明这么积极,可是从主场那里听出来的为什么是绝望呢,比秋天还要绝望。再见啦。

——徐倩 2018.11.8

后记:今天的合肥很冷,超级冷!!!秋冬真是一个没爱的季节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Rosibel徐倩de日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