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ibel徐倩de日记

跌跌撞撞,你是慷慨的光

关于一个人

一直在心里惦念的东西后来以一种虚幻的形式回报。
也只能是幻想的形式。
只是一直在想,一直一直。
梦里,没有原先以为的扭曲的形式,是一种断断续续的,平和的情绪。梦里一些虚幻的影响揉成破碎的墨,给平白的心境泼上一种色彩,色彩最后也淡了。
可是白天回忆起来,会笑,会对虚幻的情绪色彩再加工,加工成一副更清晰的影响,幻想。
比如自己站在台阶上,抱着敞开风衣的他。
又比如,他听到了自己的彻骨的哭声,会不会选择陪伴。
比如她看见我的果决。
再进阶,更变本加厉。
又比如,会一直抱着,一种很真很真的情绪。我喜欢拥抱,托付自己所有的温暖。我大概会对那个想象中的人娇纵。
我喜欢他。一个很啰嗦,笑点超低,可是看起来很单纯的人。
我有一个愿望:像宝娜对灿荣那样,毫无顾忌地表达自己的喜欢,喊出一声:灿荣啊!
如果有啊,那我大概是会努力成长为可以和他并肩的人。
只是自己太懦弱,上课时偶尔的视线交汇,会默默移开。
千言万语,汇成几个字:不敢,不会。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Rosibel徐倩de日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