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ibel徐倩de日记

跌跌撞撞,你是慷慨的光

 

明天考试,大学考试,来说说自己的过往时光,算是给自己前行的勇气,毕竟不能忘了当初是一个怎么样的自己。

清楚地记得来到我的高中的第一天,从车库进去,最终找不到出口,进去的时候,有学长姐摆着小凳子小桌子在给我们提供咨询。高一选择文科,是因为理科老师上课没有听懂,也不曾尝试下课后去补救,终于,上物理课的时候,把老师说的话,当成段子一样来听,

学习啊,在高中的三年里,从来不是值得自己骄傲的东西,以初中三年中第二好的成绩进入高中,进到班里一下落到26左右的名次,在高一6班,遇到了一个杨,不知道她为什么把自己当成好朋友,自己当时冷冷的性格拿到现在也是不愿意亲近的。转班之后,和她的的关系反倒是亲近了起来,她呀,自带天生和人打成一片的技能,我呢,,每次在她和好朋友聊天的时候在一旁静静地听,并不觉得融入不了一个团体是多么大的罪过。

高一下学期分班后,我选择要变成一个开朗的自己。,在小富——俺的班主任第一节英语课的时候,主动表现,印象挺好的啦。可是自己或许天生是那种三分钟热度的人吧,新环境中热情了一阵之后,又逐渐消沉。还记得那时候和徐关系很好,前后坐着谷和利,最后,一直想不开的是为什么徐最后也搬到了后面去坐,可能真的是有她自己的想要。现在想想,可能也并不是针对我呢。然后迎来了自己的新同桌,小石同志她是一个很爱抱怨的人,也很暴躁,真性情,和我一样,是一个朋友不多的人,不知道当初是怎么了,居然有一种被人抛弃的感觉。高中的自己,最怕自己变成一个人,我可以一个人走十几分钟走回去,可以在路上慢慢看县医院的梧桐树的阴影,就是害怕一个人体育课去操场,一个人去了操场只能一个人玩,看着她们玩总觉得自己融不进去,想想那个时候的自己,真的好虚荣啊,害怕别人看到自己没有朋友的样子。

和她一起坐了两年,那两年算是过得最快的时候,现在回想起来,已经没有更多细节上的记忆了。高二的那一年,喜欢一个人小赵,像我这么懒的人,巴不得天天去厕所去打水,摸清了人家的路线,人家提前半个小时去学校,我也提前半个小时去,看看那个小伙儿,在路上碰到一次,会一直带着晕晕乎乎的心情一直飘到学校。好朋友徐也喜欢那个男生,有一次放学的路上,她推着她的小黄色车(哈哈,不是小黄车),告诉我,赵喜欢她,告诉我,赵为她特别写过一篇日志,只有她可以看到。这个时候的我觉得自己应该是高兴的,于是,我高兴地颠了回去,把手机QQ好友里的赵毅删掉了,既然他们互相喜欢,我为什么要去插一脚?

记忆最深的还是高三的时候,高三的上个学期,总是会趁着第三节体育课,跑到学校的小树林里去一个人背书,背背历史,背背政治,看看地上的小鸟的羽毛,捡几片树叶,不顾裤子上沾了什么搞不掉的叶子碎片啊什么的,那段时候,复习完了,去买一份阿姨的关东煮,回家吃,回了家。,看看电视,斗斗地主,我也不知道自己到了那个时候怎么还会这么轻松。

高三的下学期,真的是要到冲的时候了,离高考还有一段时间的时候,我会在手机里放神探夏洛克,一遍一遍地刷,遇到我不懂的句子就拿笔记下来,收获很多,虽然对高考来说,毛用都没有,高三一年,三季神探夏洛克,我每一集至少刷了几遍。

贺舒婷的那篇《你凭什么上北大》,我一个人读却又不敢读,怕里面的努力太刺眼,怕自己的努力微不足道,只是从此记住,“坚持,是世界上最可贵的品质。”高三第二次联考(好像是)成绩单出来的时候,自己考得并不好,自己也就用蓝笔郑重地写下了这句话。那个时候很庄重,笔下带着自己小心翼翼的梦想,怕在高考那段时间里熬不下去。会每天从楼梯上上来的时候望着南京大学的标语校徽为自己打气,打鸡血。

最后,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和石起了个小别扭,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当时每天每节课下课就捧着书看,不管周边的琐事。在闹着别扭的那段时光里,终于迎来里最后一节课,这是大家互相留言道别的时候,我当时找了小富给我欠了个拯救世界的签名,不敢找语文老师要,让刑春红还是欧杨偷偷地给我和语文老师拍了一张照,我偷偷地半蹲在语文老师旁边。语文老师对我很照顾,或许是因为第一节课我为了留一个好印象,拿了记了一整面书的滕王阁序去问她问题,打动了她。她就没事就揪我回答问题,几乎每节课都答,高二升高三补课的时候,和石在底下拍手一不小心声音太响了,这居然都能被听出来是我,关键是隔着一根那么粗的柱子啊,然后被叫起来回答问题。记忆最深的还有《项脊轩志》,当时睡得迷迷糊糊,头刚磕下去,就被叫起来回答第一段描写了哪几个方面的内容。没想到我还回答对了,就是当时傻傻地冲老师比了个二。语文老师虽然很严,但是确实超级喜欢她。

到了高考那一天,轻轻松松地就去考了,穿了一件超级精干的风衣,冲着进门就看到的小富和历史老师挥挥手,潇洒地走进去了。

换了那么多衣服,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高中的校服,蓝色白色的衣服,左口袋通了,我到现在也没补起来,没有设计感,粗粗大大的,裤脚也是剪错了,还是最喜欢里面一件衣服,外面一件校服,无论春秋,夏天和冬天就不必啦,(哈哈哈),那件白衬衫,外面套一件校服,是我的最爱。

所以,那天在和侯追夏至未至的时候,我看了十几分钟就看不下去了,为什么啊?就是因为这不是我的高中,我的高中没有一个很帅很帅的男生会看上我,我的高中没有那么美丽的校服,我也没有那么漂亮,那些生活在二次元里的高中生活我想过,只是不是,我不是学霸,没有陆之昂,没有男二。但我的高中终究带给我了我青春时光里最美的回忆。那些一点一线的生活,县医院的那π梧桐树,不想听数学了就望望窗外(虽然会被数学老师盯着,哈哈)每天一个小时的走路过程,一辆破破的自行车,那些无数枯燥的做数学,背文综的时间里,积淀的是我的青春年华和不老的梦,没有华丽的外衣,我也不需要。那些从我的高中三年走过的人,或许物是人非,或许渺小,或许我不喜欢,但是那是我的时光故人。

真的,那片我每天路过的梧桐,是我20多年的时间里最美的梧桐。那里的阳光真的美!

 

上一篇
评论
©Rosibel徐倩de日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