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跌撞撞,你是慷慨的光

返乡画像 中分

许百粒记得那一天,奶奶死死抵在在窗户边的墙上,夕阳懒散地照在医院的病床上,尘埃在光束下漂浮,粒粒见影,空气中弥漫着的是消毒水的味道。

国庆假期的倒数第二天,百粒、百粒妈妈和弟弟在一边照顾住院的奶奶。休息间,奶奶打电话问爷爷,找到没有,电话那头好像没有给出多么明确的答案。

“奶奶,什么东西丢了啊。”百粒直起了身子,盘算着一会儿回去帮她找。

奶奶接完了电话,回身望了望另一边的百粒,几次开口又闭上,还是开口:“一万......”

百粒心下一个激灵,“一万?”

“嗯...一万...一万块钱......”奶奶再也坐不住了,手杵着从病床上坐了起来,从床位颤颤巍巍地踱步到窗口,几番来回,最后贴着窗...

返乡画像

交了一篇作业上去,写这篇作业的时候打了很多底稿,打一遍,哭一遍。哭完了,继续写。我没有经历过多大的苦痛,有时候想到很小的事情,想到奶奶,想到哥哥,想到爷爷,突然就会哭。很容易哭,我有时候告诉自己你是一个大人了,不是跟在奶奶背后问这问那的小姑娘啦!可是有的时候就是想哭,比如现在。

我想写这一篇返乡画像,就是因为渐渐地意识到这片土地上的人老了,他们曾经是这片土地的守护者,然而如同狼群的首领总有被抛弃的一天一样,自然对于人,同样残忍,青灯流尽了泪。既然我无力扭转,那我不如记住这些事情。

深感自己能力确实有限。

返乡画像真的太催人泪眼了!

写的时候,很多次都问,如果世界上真的有神灵的话,能不能...

我突然觉得一切都好荒唐。爸爸喝醉了酒想要开着车送弟弟回家。
爷爷把钱藏到那里。
哥哥每天在家。
妈妈接了电话后把私事向满世界宣扬。
奶奶 挣扎着在病床上想要回家。
一切一切都很荒唐。

关于一个人

一直在心里惦念的东西后来以一种虚幻的形式回报。
也只能是幻想的形式。
只是一直在想,一直一直。
梦里,没有原先以为的扭曲的形式,是一种断断续续的,平和的情绪。梦里一些虚幻的影响揉成破碎的墨,给平白的心境泼上一种色彩,色彩最后也淡了。
可是白天回忆起来,会笑,会对虚幻的情绪色彩再加工,加工成一副更清晰的影响,幻想。
比如自己站在台阶上,抱着敞开风衣的他。
又比如,他听到了自己的彻骨的哭声,会不会选择陪伴。
比如她看见我的果决。
再进阶,更变本加厉。
又比如,会一直抱着,一种很真很真的情绪。我喜欢拥抱,托付自己所有的温暖。我大概会对那个想象中的人娇纵。
我喜欢他。一个很啰嗦,笑点超低,可是看起来很单纯的人。
我有一个愿...

她们好美,自信而张扬。
真的是明艳的美丽。


想起几天前为了自评表、毛概论文、兼职忙得昏天黑地的时候

哈哈哈,还好都过去了

摄影

“英国工党的要角班东尼有一句名言:人生的遭遇,大半是片段的欢乐换来终身的不安;摄影却是片刻的不安换来终身的欢乐。”

断霞横空,月影在水,哲人沉思,佳人回眸。

我们明知这世界不断逃走,却千方百计将它留住。

                                ——余...

考试

这几天一想到科目二总是一阵紧张,或许实在是平时生活中也没什么好紧张的了吧


不过上一次没过的阴影真的超级深

他们真的好厉害…………

此生有美自芳华

一升露水一升花

他的书名字都透着一股灵气!!!


© Sherer日记 | Powered by LOFTER